当我们在谈论自由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相信很多玩家,对于“自由度”这一概念绝对不会陌生。形形色色的游戏,都总爱标榜自己有着高自由度,仿佛自由度越高,游戏就越好玩。
 
一个游戏的“自由度”俨然已经成为评价其游戏性的重要因素。那么,游戏的“自由度”究竟是什么?“自由度”又为何令人迷恋?
 
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看“自由”的定义。
 
自由是什么
思想家对【自由】的定义有200多种。萨托利(Giovanni Sartori)说“自由是一个变色龙似的词语”。百度百科解释说:广义的自由,指的是动植物在自然规律范围内一切不受约束的行为。
 
我们生活的世界就是自然法则下自由与不自由的辩证统一。我们看见鸟儿在天空翱翔,常常艳羡于鸟儿的自由,感叹自身的不自由。但我们也有着鸟儿所没有的人际交往、思考创造的自由。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153页说:
 
“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
自然法则的存在决定了人的【绝对自由】是不可能的。但在必然性的限制范围之内,人类仍然可以做许多事情。我们既可以主动的认识世界,也可以在遵循客观规律的基础上能动的改造世界。我们仍拥有着广阔的【自由】。
 
游戏中的自由
作为“第九艺术”的游戏,与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根本上来说是对现实世界的模拟与再现。绘画与雕塑模拟造型、文学与音乐再现情感、电影与戏剧转述故事……而游戏,则是对【机制】的模拟。
 
【机制】是游戏的核心,也是游戏性的根本所在。好的【机制】能够化繁为简,将复杂的功能实现于简单的操作之中。而简单的操作里,又蕴含着游戏【机制】的密切交互,只有这样,自由度才得以实现。
就像现实生活中,人们在自然法则下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作为对现实世界机制的复现,在作者看来,游戏的自由度就在于对游戏的认识和对机制的利用。
 
·玩家通过游戏的机制来认识游戏的全貌:探索广阔的地图、聆听NPC的故事、体验人物的成长历程等;
 
·在认识游戏世界的同时,利用机制做出自己的改造:捏一个属于自己的专属人物、搭配一身独特的酷炫外观、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物体等。
 
正如席德梅尔所言,“游戏是一系列有意义的选择”。
 
在有限的【机制】下,玩家的选择越多,关于游戏局面的可能性就越多。“自由”便由之而生。
 
 
游戏的自由度如何实现
正如上文所言,游戏的自由度体现在有限的机制下的无限可能。其实这里涉及到是“涌现式设计”这一专业术语。
 
那么什么是【涌现】呢?
 
作为普通汉语词汇,【涌现】的意义很容易理解。解释为事物在某时间段内的量变。在同一时期大量的出现;突然出现。
 
科学术语中,【涌现】(Emergence)一词的提出,最早是在19 世纪一群生物学家们为了描述古老的原生生命是如何诞生于大量的无生命物质相互作用的时候。20世纪后期,随着复杂性科学兴起,它被用来研究复杂系统中各部分相互作用产生的状态。目前,更是广泛应用于人工智能、控制论、集群理论等科学及社会学领域。[i]
 
约翰·霍兰德的《涌现:从混沌到有序》是第一部深入探索这一现象的著作
简而言之,【涌现】即“总体所起的效用高于各部分的简单相加”。[i] 也可以说是一个系统中个体间预设的简单互动行为所造就的无法预知的复杂样态的现象。
 
在游戏设计中,“涌现性设计”所要达到的目标就是:在有限的机制下,玩家有尽可能多的选择,以实现更为广阔的可能性。
 
作为一种“互动式艺术作品”,游戏的进程掌握在玩家手中,但玩家的行为也是不可预估的。在游戏机制的规范下,玩家有着相对自由的选择余地。那么如何利用游戏的机制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其实就是游戏【涌现性】的体现,也是【自由度】的来源。
 
 
游戏自由度的体现
如上文所说,在作者看来,游戏的自由度就在于对游戏的认识和对机制的利用。
 
对于这两个要素的实现,作者认为主要在于两个维度:【交互】与【创造】。
【交互】
 
交互即玩家与游戏作品的交互,通过各种交互,逐步认识游戏。包括剧情走向的选择、广袤地图的探索、随机事件的触发、环境要素的互动等等。
 
 
 
剧情的选择
 
在《金庸群侠传5》里,跟众多NPC互动的过程中,有许许多多各不相同的选项。你可以遵循你的内心,做一名磊落的侠客;也可以体验一把当坏人的快感,做一些现实中不会考虑的行为。
 
你的选择是自由的。同时,你也会因为不同的选择,得到不同的反馈,体验不同的剧情。可能你随性的选择会使你失去一名强力的队友,也可能会使你得到其他特殊的奖励,甚至可能会丢掉“性命”,只能回档重开。
 
赋予玩家在剧情选择上的权利是交互的一部分,可以一定程度上提高游戏的自由性与可能性。这一做法也越来越被很多游戏制作者所采用。
 
 
 
地图的探索
 
对于许多标榜自己高自由度的游戏,超大地图一定是他们的一个重要卖点。众多RPG游戏以及AVG游戏,他们广大的地图都给玩家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上古卷轴5》等美式RPG里,广袤的地图有着丰富且精美的风景。玩家可以在里面体验现实生活中未曾涉足的山川、河流、冰雪、森林等景色。
 
对于热爱发掘的朋友,广阔的地图就是他们的乐土。踏遍地图的每一个角落,发掘每一处内容和彩蛋就是他们快乐的源泉。
 
《GTA5》中的外星人彩蛋
有时,虽然你的游戏地图不算很大,但在地图的设计中埋藏一些彩蛋和有趣的细节,就足以提高玩家对地图探索的喜爱。
 
如在手游《所谓侠客》中,在悬桥上多走两圈,在飞流石上多站一会儿,在竹林里逛一逛,都能有一些意外收获。处处有惊喜的设计可以很大的提高玩家的新奇感,变相提高了玩家的探索自由。
 
 
随机事件的触发
 
有时,也许你的游戏地图并不算很大,但却有着足够丰富的随机事件。玩家在多次游玩的过程中仍能感觉到新奇的体验,也算是游戏自由度的一种。
 
类似的设计在许多游戏中都有体现,如《GTA5》中的遭遇,就常常以随机事件的形式展开一个小剧情,有时或是一个支线任务。
 
在Roguelike游戏中,随机事件的比例更大,应用也更为广泛。不同的关卡选择可能会遇见不同的Boss,宝箱里的道具也存在着众多的可能。玩家每一次的游戏流程都是独一无二的,极大地提高了游戏的可玩性。
 
《失落城堡》的无限可能
环境要素的互动
 
环境有时也可以称为游戏内的场景,大多数游戏,在不同的阶段,都有不一样环境。在高自由度的游戏中,环境不是“死”的,而是动态变化着的,玩家可以感受到环境对于游戏的影响。
 
环境的变化也是对游戏机制的考验。自由度高的游戏中,环境的变化不单单是背景的转换,同时也影响着各种机制的相互作用。
 
比如,在《饥荒》中:下雨了,你的物品就会潮湿;打雷可能会点燃你的家园;黑夜你需要照明;寒冷你需要点火等。
 
环境要素的良性互动,仰赖于机制的丰富和恰当。当环境要素的变化引发了多种游戏机制,造成变化但又合理的游戏局面,“涌现”也就产生了。游戏的“自由度”也得以提高。
【创造】
 
【交互】是对游戏内容的了解,而【创造】则是对游戏机制的利用。在一个自由度高的游戏中,玩家可以在机制内,利用自己的想象力,【创造】出无限的玩法。
 
包括捏一个自己的专属人物、创造自己的私人作品以及发明一种不同于常规的过关方式等。
 
 
 
捏一个自己的专属人物
 
在很多游戏中,为了增强玩家的角色代入感,都会在游戏一开始有一个捏脸环节,以创造属于自己的人物角色。
 
游戏设计者的本意是好的,但捏脸这一环节有时却很考验玩家的水平,手残党与大佬之间的差距不忍直视。(说的就是你,《骑马与砍杀》,骑友们戏称:骑砍玩三年,母猪赛貂蝉)
 
但总有大佬捏的就很好看(上图)
 
 
创作自己的私人作品
 
创造,是人类的天性。有很多游戏,本来不温不火的,开了创意工坊之后,立马枯木逢春,再次吸引大批玩家。
 
而那些机制内自带丰富创造功能的游戏,则始终能吸引一批死忠粉,为之乐此不疲。
 
《我的世界》因其强大的创造功能被称为“自由度最高的游戏”。玩家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块组合,可以在游戏中创造属于自己的都市和世界,体验一把上帝的感觉。
 
《围攻》被戏称为“围观”,你以为它只是一个建造闯关游戏,大佬们用作品告诉你:创意,无限可能!
 
别人的《围攻》
 
还有作者小时候超喜欢的《孢子》,里面丰富的建造功能让年幼的我如痴如醉,爱不释手,每天就盼着放学回家玩上一会儿。
 
大佬的作品↑     初中生的我↓
 
 
另辟蹊径的过关方式
 
早年的游戏设计,大多都遵循一个线性的流程,过关的方式很单一,玩家很容易就会感到无聊。而高自由度的游戏,通关的方式有很多。游戏设计者只需要给出一个过关目标,对于玩家的游戏过程则不需要做太多的规定。合理的利用机制可以使玩家的通关方式变得更加多样化,而这也是游戏自由度的体现。
 
如在《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中,有着众多的神庙,但通关只有一个判定:到达女神像前按A即可。所以无论你是正常一步步破解机关通关,还是通过炸弹把自己炸飞过来都不影响结果。多样的过关方式,给了玩家自由的选择空间,游戏性和自由度也得以提高。
 
在《人类一败涂地》中,过关条件的判定也很明确,仅需从每一关的出口跳下即可。搭配上其独特的物理引擎,过关的方式很多样,另辟蹊径的玩法更是众多玩家的心头好。
 
在寝室开黑时,某一室友就钟爱这种“不走寻常路”的玩法。经常让走正路的我被“提前存档”,忍不住骂一句“歪门邪道”。
 
但不可否认,这种玩法的确很有乐趣。
 
 
—结语—
游戏,使我们平凡枯燥的生活多了很多可能。
 
无数人们对于自由的追求,在游戏中也相对得到了实现。
 
尽管这份自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过是他人所创造的一场幻梦。
 
但无数少年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英雄梦想,被游戏开发者们精心地呵护,融入进一个又一个奇幻瑰丽的游戏世界中。
 
《头号玩家》中,高达大战哥斯拉,
 
满足了多少中二少年心中的幻想?
“在选择做梦的同时,每一个玩家也都选择了希望,在选择造梦的同时,每一位开发者也都选择了亲手去创造自由。”
 
冰冷的数据之下,玩家与开发者们对于自由的向往与追寻,热血难凉。